上了车里


发布于:2018-10-28来源:



省厅政治部主任的人选中,前二人,一个是省会的公安局长,一个是公安部治安局的一个处长,第三人才是秦楚。这第一人选,是省委组织部长的铁哥们,第二人,又是公安部的红人。到底谁能当选,正在被内部的人们猜测着,而作为第三人的秦楚,不仅年龄轻资历浅,其父也离休多年,早先培植的关系网已经基本解体,秦楚本人对升官也全无兴趣,基本上被人们完全地否定。

  但事情却在人们的猜测之外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突然有一天,一个因黑社会组织犯罪而正在服刑的犯人,主动地供出那省会的公安局长曾经作为他的保护伞,并交待了因这位局长的袒护而不了了之的一桩双杀命案。这下这局长完了,先是双规,很快就被逮捕。

  政治部主任人选中的三个变成了两个。

  到了这时,人们的猜测变成了一边倒,那作为第二人选的公安部的那位处长显然就要胜出。对于这点,秦楚也丝毫不怀疑。

  好几个星期,田七和胡非他们都没有再找过她了。不知为什么,她这些天晚上一个人没事时,却总是回味着被他们欺负的事。当然,谁经历过如此巨大的灾难,也会长时间地纠结着的,但她却还有不同,即每当她回味着一次次地被他们欺辱时,那一幕幕的情景却总是让她的下体内湿水连连。有时,她甚至在手淫时大声地念起“五哥”的名字。对此,她也恨自己,但,她又总是不能不这样。

  这天下班,一家控股公司的老总要请秦楚吃饭,秦楚答应了,但车行至中途,她却接到了胡非的电话,要她马上预订位于市中心的一个超五星级酒店里的套房,说是刚刚从意大利回来的五哥要见她。无奈,胡非的话比毛主席的话还重要万分,她只好假称有紧急会议,退掉了那老总的饭局,掉转车头,一边给那饭店的老总打电话,一边往胡非指定的酒店驶去。

  很快地开好了一间有套间的豪华包房,点了菜,等待着胡非他们的到来。

  似乎胡非他们就在附近,她的菜刚刚点好,项武和胡非已经走了进来。她赶忙起身相迎,让座。二人毫不客气地坐下,她也坐到了二人的旁边。

  “今天是算秦主任请客,还是算五哥请客呢,反正我没钱。”

  胡非说道。

  秦楚赶忙答话:“我请,我请五哥、非姐。”

  这么便宜的讨好她当然愿意。

  “我想也应该秦主任请,五哥给你准备了礼物,一会你会有惊喜的。”

  秦楚可不愿意听到他们有礼物的话,她的脸痛苦或是难堪地微笑了一下,算是回答。

  待套房里便只剩下三人,突然地安静下来,却让秦楚极感不安。她极不自然地低着头,无滋无味地吃着,尽管没抬头,还是让她感觉到二人的眼睛在看着她,她的心跳着,等待着什么的到来。

  喝了几杯酒后的项武向怀中摸去,“给你看个东西。”

  从怀里掏出的竟然是一支手枪。这手机可不是一般的手枪,这是一支德国造的枪管长达152毫米的鲁格海军型P08手枪,全枪打打磨的十分的精细,发着幽幽的蓝光,暗红色的高级木质握把上镶着晶莹的玛瑙、扇贝和24K的镀金。这既是一支造价昂贵的礼品手枪,又是一支有着惊人杀伤力的手枪。

  项武得意地把手枪举给秦楚看,“怎么样,比你那七七式怎么样,这枪,一百支九二式也换不来。”

  秦楚看着那枪,不知说什么,脸上现出为难,她以为这便是项武给她的礼物了。

  “别为难,五哥的礼物不是这个。”

  胡非似乎看出她的难处,说道。

  项武象个小孩子般反反复复地举着那枪看着,“我这算不算私藏枪支罪,嗯?秦主任。”

  秦楚不知如何回答,低下头,现出羞色。她更加地感到全身的不自在,于是小心地抬头,小心地拿起一瓶洋酒给二人斟满,然后又坐下,又低下头。

  “秦主任人长的好,这笔字可不敢恭维。”

  项武手里拿着一张手写的稿纸看着。那是秦楚被迫地将局里新上任的班子成员个人及家庭的情况写成的给青山帮的情报。秦楚当然也清楚,那也是她留给项武的一纸罪状,一纸卖身契,因为有了这一份份的情报,她便无法再摆脱开项武的控制。

  “张达的女儿在英国读书,你怎么写成加拿大了,嗯?”

  “不……五哥,是在加拿大,上次我还……”

  秦楚将脸抬起,小声地回答。

  “转了快一个月了,而且现在的名字也不叫佳妮,连张都不姓了。”

  “对不起,五哥,我真的不知道,我以为……”

  “蒋志刚上的专案,不是830吧?而且他分工的也不是广阳片区。”

  “对不起,五哥,我写错了,是831,但……他是负责广阳片区。”

  “调整了,他现在分工去医院取证。”

  “我……没分管……所以……”

  “我知道的东西多吗?”

  她毫不犹豫地点头,的确,他知道的东西远远超出了她这个公安局的政治部副主任,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犹豫着,看了一眼项武,然后吞吞吐吐地说:“五哥,酒店里……不安全的。”

  “怕有监控有录音是吧?”

  项武一下子就猜出她的担心。

  她点头。

  “哪里有监控哪里没监控,秦主任真的不如我这黑五哥知道的清楚呀。”

  秦楚抬头,见项武泰然的样子,有些怀疑,但比刚才多了些释然。

  项武接着说:“这房间没有。要是有,我五哥会在这落座吗?”

  他得意地说完,用手指捏住秦楚的脸蛋,弄的秦楚满面羞色。

  “五哥好久没玩你这贱货了,还不快点过去给五哥伺候伺候,没看五哥那都搭了帐棚了吗。”

  胡非命令着。

  她一下子适应不了,仍然为难地看了胡非一眼。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让那么多人都操了,难道伺候一下五哥反到不好意思了?”

  她听着胡非这刺耳又刺心的话,不愿意再听到更难听的,不过去是肯定不行的,于是她慢慢地挪过去,蹭到项武跟前,然后,缓缓地跪下,用双手为那恶魔拉开裤链,将那根早已硬梆梆的大鸡巴掏出来,放进自己的口中。

  “噢……好美……母狗,想不想我?”

  项武坐着,头偏向上方仰着,眼睛闭成一条线。

  “五哥……”

  秦楚卖力地唆着,好几次,那又长又粗的大鸡巴顶到她的嗓子眼,她“咳咳”地干呕着,但没有吐出来,只是眼睛里被呛的满是泪花。

  可就在这时,传来服务员的敲门声,秦楚慌忙地起身,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服装,然后端正地坐好。

  在服务员礼貌地敲门被允许后,四五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擎着酒杯走进包间,在经过允许后,又向里间走来。

  “秦主任”为首一个个头不高的五十几岁的男人,把脸笑成一张老杮子模样,笑着对秦楚说,“听了您下午的重要讲话,我们很受鼓舞,本来想立即回去狠抓落实的,但同志们还想跟主城分局的老大哥单位多学一点,就耽搁了,在这吃过饭再往回赶,没想到碰到主任您,也是我们的荣幸,请允许我代表我们县局,敬您一杯”此人是郊区某个县的公安局长,另外的几个她并不熟识,应该是今天参会的几个大队的领导。在这个地方遇到这些人,她很有些尴尬,但她是上级领导,又还得端起架子,她衿持而不失关怀地将杯子举起,与几个人一一碰了杯,然后举到唇边,象征而又不失礼地抿了一下,又说:“你们在基层很辛苦,希望把这次会议的目标要求认真领会,切实抓出成效来。”

  那局长一如既往地堆着笑脸,赶忙应声:“是的,我们一定牢记秦主任的指示,把这次打黑斗争进行到底,决不让项武黑社会集团染指我们县的一寸土地……”

  她极不愿意听到的话让这讨厌的局长说出来了,当那讨厌的局长说到“项武黑社会集团”几个字时,她的全身不易察觉地抖动了一下,后面的话竟然没听进一字。

  那局长说完,又很有礼貌地面向项武,“这位先生……”

  意在询问。

  项武欠了欠身子,表示回答。胡非抢过话来,“项总,秦主任的朋友,从北方来,我是小胡,项总的助理。”

  “啊,幸会!幸会!项总,敬您……胡小姐,敬您。”

  既然是主任的朋友,局长礼节周到。

  那几个手下人也一个个上前来和她碰杯,另有人举着相机,“啪啪啪”地不断按下快门。要是在以往,她会用她的方式拒绝这样的拍照,但今天,听到那局长的那段话后,她的心里早已被恐惧笼罩,全没了底气,只是机械地和他们应酬着。

  那帮人又说了些什么,不外表决心的话,她全没听进一个字。

  几个不速之客退了出去,秦楚回到自己的座位边,她偷看了一眼项武,项武脸上全无表情,她想跪下去,又碍着面子,一下子无法从刚才的风光中转变过来,她想坐下,可又不敢,因为这几个到来之前,她是跪着的。

  就在她犹豫着,屁股上突然被胡非踢了一脚,“跪那。以为你还是大主任呐。”

  秦楚半天才反应过来,在她重新又找回那受辱的地位和感觉后,乖乖地跪到了项武的面前,低着头,“我……我……对不起”胡非过来,揪住她的长发,问道:“你在会上怎么说五哥的坏话的,让他们象捧着圣旨似的念念不忘。”

  “我……稿子是集体写好的……我……”

  项武说了话:“哎!大会上的发言,不怪她,这是她的职责。”

  说着一把将她抱起,拢在怀里,“哈哈!起来,起来,坐五哥腿上。”

  秦楚局促不安地坐在他的怀中,她的后背被项武紧实的臂膀搂着,身子斜靠在他的臂弯里,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双腿也架在他的腿上,几乎是向前平伸着。

  项武将她那柔软娇弱的身子紧紧地搂住,张开大嘴,在那凸出的双乳上一阵乱亲。

  亲了好半天,又说:“来,让五哥也给你亲亲脚丫。”

  项武伸手又去脱她的高跟鞋,将那穿了丝袜的肉嘟嘟的脚丫握在手中,小心地向着上面拿来,一直拿到自己的脸前。

  “不要……五哥,我没洗,臭的……”

  秦楚挣扎着,满面羞色,徒劳地用双手去护那脚丫……

  项武并没理会她的拒绝,象是攥着个小鸟般,将那肉肉的软软的小胖脚丫把玩在手中,秦楚脸羞的通红,只好任他揉捏着,把头低向一边。

  又有人敲门。秦楚慌忙从项武的怀中站起,穿起鞋袜,调整好自己的情态。

  进来的是一对知识分子模样的中年夫妻和一个女中学生,这男的是省文化厅的干部,与秦楚算是认识,只是秦楚叫不上他们的名字,他们是带女儿来要秦楚为其签名留念的。

  她接过那女生递上的笔记本,脸上努力地做着微笑,慌乱地打开封面,用颤抖着的手签完了名,又装作笑脸与那小女孩合影。

  那胖胖的女人走上前,拉着秦楚的手,说道:“秦主任,我们一家都爱看您主持的节目,我女儿就想象您那样当主持人,她在她们学校还主持过节目呢。我们离您的公安局住的不远,到时您给我们孩子辅导一下,她想考主持人。”

  秦楚的心思还没完全调整过来,只是作秀般握住了那女孩子的肩膀,说:“那好哇,小妹妹这么漂亮,一定比阿姨主持的好。”

  那胖妈妈咧开嘴笑着,“她要是赶上秦主任就好了”说着又象是她的女儿已经实现主持人的梦想般,“不过要是真的象秦主任这样,整天让人追着捧着,您说,那是不是也挺烦的呀?”

  秦楚正在思索着怎么回答她的问题,那胖子妈妈又显的神秘地压低声音说:“听说黑社会挺厉害的,还有传说您让青山帮绑架了的呢”接着,又加大了声音,“这些人,就爱瞎传这些,公安局的还怕那些黑社会吗……”

  那做父亲的,文质彬彬的男人到是知趣,打断了老婆无休无止的罗嗦,“行了行了,人家秦主任还有事呢”说着再一次对对着秦楚致谢,又向着坐在桌上的项武和胡非二人点头致意。而那胖女人,却压根没发现房间里还有二位大侠似的,始终没向他们看过一眼。

  秦楚的脸色显的极不自然,只是强忍着,才没明显地表露出来。不过还好,在那父亲的拉扯下,那话多且快的胖子妈妈才恋恋不舍地与秦楚告辞。可就在他们前脚刚刚离开,门尚未关严时,服务小姐敲门后不等回答,就迈步走了进来。

  秦楚一肚子的怒气只有向着服务员发泄,“你敲门是对的,但敲门后要经同意再进来,这是最启码的规矩,你们经理没这样教过你吗?”

  年轻的服务员一连声地道歉、鞠躬,秦楚又说,“我不想让人打扰,麻烦你们给挡一下。”

  服务员又是一连声说对不起。可胡非却是另一个说词,“哎呀!秦姐,人家喜欢秦姐,说明我姐姐不同一般”说着抬手搂住秦楚的脖子,对着服务员,“不要听我姐姐的,在这里姐姐也听我的。”

  待服务员出去后,秦楚的下面已经湿透,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就喜欢看着你这贱货在人前人后两个极端,女神和女奴,好大的反差,好刺激的反差,我最喜欢了。”

  胡非说着,转过身子朝着她命令:“把内裤脱下来。”

  “我什么都听你的,但……”

  “但什么?秦主任还有条件,是吧?”

  “不是……我是……一会又进来人……”

  “脱了。”

  胡非脸色阴下来。

  她不敢再说什么,慢慢地把裙子内的衬裙和贴身的内裤全部脱去,这时的她,除了外面的一个裙子,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把裙子撩起来。”

  秦楚站立在这一对雌雄大盗面前,羞辱而又听话地撩起了裙子,将下身光光地暴露在二人面前。她全身热呼呼的,想动不知怎么动,想躲又没处躲,只好使劲地低下头。

  “用手把屄扒开,让我看有没有水。”

  象个委曲的小猫似的,秦楚羞怯地用两只手,分别按住阴蒂的两侧,将屄扒开,露出粉红色的阴核,一动不敢动地站立着。真的不知为什么,她的淫水比以往更多地流出来,顺着大腿,一直流到脚根,淫屄内却仍然源源不断。她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可她越是感觉羞辱,就越是流的历害,而越是流的多,她就越是感到羞辱。

  “哈哈!转过去,把屁股撅起来。”

  秦楚转过去,将后背对着他们,然后将上身向下弯去。

  “手攥住脚趾,嗯,对!对对!腿绷直,嗯,好!”

  秦楚滚圆的白屁股朝了天。

  一直静坐着观赏两个女人的项武,突然猛地站了起来,迈步到秦楚的身后,先是在那雪白的屁股上摸着,摸了一会后又蹲下去,双手将那两瓣屁股扒开,将嘴凑上去,亲吻那深深的股沟。

  “不要……五哥……”

  受到羞辱的秦楚,下体内不断涌出大量的淫液。

  “噢!对了”胡非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自已叫了一声,然后快速地打开自己的双肩背包,取出了一个电动的跳蛋,举在手里,向项武和秦楚展示着,脸上现出俏皮的表情。

  “来,给你戴上这个。”

  说着,胡非竟然真的蹲下去,将那比鸡蛋略长的小家伙塞进了秦楚的下阴,然后将她的下面封住以固定跳蛋,又将与跳蛋连在一起的接收器系紧在她的下腹部,然后拿着手中的摇控器,试了试开关。开关分强中弱三档,只是开到弱档,那跳蛋便嗡嗡叫着震动起来。

  刚刚安装完毕,就又有七八个实习记者,实际上是新闻专业的在读大学生敲门进来,要秦楚给他们签名。

  这回是胡非十分热情地拉来椅子,要几人坐下来谈。那几人本来已经喝的差不多高了,见胡非拉过了椅子,便全都不知高低深浅地呼喇一下子坐了下来,围着秦楚。

  “秦主任,您说,当前大学生犯罪增多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典型的大学生式提问。

  秦楚已经十分地不愿意再有陌生人进来打扰,只是胡非要他们坐下,她也没办法。她先是“嗯”了一声,便用以往面对记者时的表情说:“这个……我认为是教育,是教育出了问题……”

  正在心不在焉地说着,胡非藏在包里的摇控器被悄悄地打开,秦楚猛地“啊”了一声,禁不住叫出声来。

  尽管声音极弱,但还是让在场所有人都不解地吃了一惊,几个年轻人不约而同地询问:“秦主任不舒服吗?”

  “啊,刚才吃的海鲜,大概我不太消化……”

  她的脸上尽量地保持着平缓,应对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学生,她本来应有着一百二十分的从容,但,她今天是一点也不从容,而是十分的荒乱,下体内不停震动着的跳蛋仍然越来越强烈地刺激着她,以至于他的双腿开始轻微地抖动起来,只是脸上还努力地把持着。

  “您对当前青年人的性犯罪有什么看法?”

  秦楚只好应付着:“眼下是有不少的青少年,由于理想信念的缺失,道德底线崩溃,对性行为……”

  胡非手中的摇控开关又加大到中档,“噢……”

  这一回的秦楚,更加大声地叫出声来。

  “姐姐你怎么了呀?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胡非明知故问地对秦楚说,手中暗藏着的摇控器开关却没有停止,也没有减弱。

  秦楚下体被剧烈地刺激着,身体也开始轻微地抖动,她努力地将双腿并紧,但这丝毫不起作用,震荡跳蛋不知消停地震动,让她从下体到内心到全身,都燥热着,让她的思绪更加地混乱,不过她的脸上仍然一如既往地保持着电视机前的端庄与衿持,“没什么,不碍事,我大概……噢……”

  她是想控制住自己的,但她体内的刺激却不允许,强烈的想做爱的念头猛烈地向她袭击着,让她感到十分的难忍。

  胡非递上一杯热茶,“来,姐姐,喝口水,会好一些”真是屁话,这能管用吗。

  秦楚喝下一口热茶,强制着自己,勉强地笑了笑,“这回好一些了。”

  其实一点也没好。

  “还有,秦主任,外面有传说,说是青山帮的帮主叫什么五哥的,这人特厉害,说他们控制了政府部门,也包括公安内部一些高官,强迫他们做些同性恋呀、乱伦呀、性虐待呀什么的,还给他们录像,以此威胁,让好多人成为他们的性奴隶,供他们驱使,成为他们的保护伞,您认为这些传说是不是真的呢?”

  “这些问题呀,这可是我姐姐最熟悉的,是吧姐姐?”

  一边假意说话,胡非却暗暗将摇控开关推到高档,震动带来的刺激让秦楚全身都禁不住颤抖起来,又由于这个敏感的话题,直直地击中她心灵深处的要害,脸一下子红了,双腿使劲地并紧,身子向下弯去,双臂也向下捂去,“啊……哪有的事,没有的……”

  “秦主任还是当年的扫黑英雄呢。”

  一个女生说道。

  另一个女生接过话,“就是就是,秦主任当年把项文踩在脚下的镜头,哎呀好靓,我们上中学时就特崇拜您了……”

  “哎呀不要说……”

  她突然一下子加大了声音打断学生们的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她在说完这话的同时,又情不自禁地转过脸,害怕地偷看了一眼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项武。就连胡非,也一下子严肃紧张起来,不动声色地假装转身做别的事,偷偷看了项武一眼。

  秦楚发现自己的失态,赶忙找借口,改用双手去捂肚子,“对不起,静一下,我胃不舒服……”

  心理上的、肉体上的多重折磨,让她再也无法继续说下去,她将身体前倾,倾到很低的程度,然后侧转过脸,急急地用眼睛看着胡非,意在求饶。

  胡非看项武仍然静静地坐着听她们说话,脸上全无丝毫愠怒,才放下心来。

  见秦楚看自己,便坏坏地继续将摇控器保持在高档位置,又说道:“我们秦姐对于性虐待很有研究的,这话你们算是问对人了,是吧姐姐?”

  胡非的话,一方面,是意图得到对秦楚更大的羞辱效果,另方面,也想以此将学生们的话题转开。

  这话题的转移让秦楚多少得到了解放,她强装作轻松地笑了笑,“啊,嗯……也谈不上研究,只是接触过……不……嗯……接触过这方面的问题……”

  下体内的震动让她无法继续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她甚至不知道她都说了什么和下面应该说些什么,她全部的精力用在了并紧双腿和咬紧牙关,以抑制那无法抑制的强烈刺激。

  自参加主持工作以来,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但她从未象今天这样语无伦次,向称端庄的她也从未象今天这样不停地扭动双腿和身体,好在那几个嫩学生也全都喝的差不多了,并没意识到有什么。

  “姐姐,你好象出汗了,你看你腿上,流了好多汗水。”

  大家都随着胡非的目光向下看去。她达到了高潮,喷溅而出的潮水溅湿了她的裙子,溅到了她没穿内裤的大腿上,并顺着大腿,流到了脚底,弥漫在脚底与高跟凉施鞋之间。

  “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

  只说了半句话,已经羞的无地自容的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脸也低到胸前,埋到桌子下面。

  直到这时,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确实感到秦主任身体异样的大学生们,才被迫地告辞而出。

  又过了一会,项武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胡非取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打开,联网,开始搜索起来。

  房间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好半天,胡非仍然不动声色地紧张搜索着。

  “来了,上来了。”

  胡非眼睛死死盯着电脑,有些狂喜地说了一句后,又不动声色地看着。

  又过了五分钟的样子,胡非才面露神秘地将电脑递到项武面前,项武只是快速地浏览了一下,脸上现出一丝不易被人觉察的得意。

  胡非又将电脑推到秦楚的面前,“秦主任,这才是你的礼物,好好看吧。”

  在这静静的几分钟的时间里,秦楚的心是紧张的,紧张的嘣嘣跳,待胡非将电脑推到她的面前,她才又害怕地对着荧屏,急急地看起来。

  没看半分钟,她便花容失色,她想抬头看二人,但头只是抬了一半,便又专注地对准了荧屏。原来,网络上表现的是刚刚贴上来的一段视频,其内容却是一个中年男子与三个妖艳的女子大玩性虐待的真实纪录。那男子从脱衣开始,到让三个女子用铁链捆绑后象狗一样在房间的地毯上爬行,到给那三女舔脚舔阴,到直直跪着让三女抽耳光和大声辱骂拷问,都清清楚楚。而更令她惊到不可相信的程度的,则是那男子正面清楚的影像与那熟悉的声音,那……那……那不正是那个与她同为省厅政治部主任人选的公安部治安局的蒋处长吗……

  没看完,她便一下子清楚了。她清楚了,她的两个竞争对手,都已经倒下去,剩下的,便只有一个她了,这也就是说,省厅政治部主任的人选,已经可以说是决定了只有她一人了。

  但她内心中有的,却不是兴奋和喜悦,相反的,继之而来的,是一种强烈的恐怖。

  “喜欢吗?”

  胡非的话,让她从失神的状态中走了回来。直到这时,她才敢抬头,她看项武,项武沉静地看着她,她看胡非,胡非得意地微笑着。至此,她全明白了。

  “还不过去感谢五哥。”

  她的身子被胡非推到项武双腿之间跪着,她的头被强力地按到项武的双腿之间。不等命令,她便自觉地张大嘴巴,含住了那暴挺的鸡巴……

  项武微微闭起双眼享受着,不一会,便从喉咙里发出异响,“噢……要射了……”

  一管浓精射到秦楚的口腔。

  “啊……爽……真爽啊……”

  项武微闭着眼,似乎不愿意从那美境中离开。

  胡非走到仍然跪在地上一脸茫然的秦楚身边,用手托起她的脸蛋,“张开嘴我看……啊……好多呀……”

  享受过后的项武走进了洗手间。服务员进门来结账。趁着服务员清点账目的当儿,胡非对着秦楚,狠狠地小声警告:“不许咽,你要敢咽下去,哼!”

  三人结完账,一同向门外走,虽然已经很晚,但大厅里,却仍然有好几拨刚刚吃过酒的人们,是专门等候秦楚要与她合影或找她签名的。看到秦楚三人走出来,便争着抢着上前,把她拥在中间。秦楚沉静地给众人签名,合影,但她的双唇始终紧闭,一直不言一声,只是偶尔含笑向人点头,更显衿持、骄傲和冷艳。

  周旋了有十多分钟,才终于解放出来。

  可刚刚走到门外,刚才那拨敬酒的县局的局长,突然跑过来,“秦主任,请留步,我有重要事情报告。”

  秦楚停下脚步,只是微微地扭转了身子,回过脸看着那个急急跑过来的瘦的象个烟鬼一样的局长,用眼睛询问着、等待着。

  “秦主任,刚才,就是半个小时前,网上有一段视频……关于蒋处长的……”

  那局长小声地将网上那段视频的内容报告给她,然后又眯起小眼睛,卖乖地看着秦楚,“恭喜您呀!秦主任。”

  她紧紧闭着嘴,只是点了点头,鼻子里“嗯”了一声,便向着车子走去了。

  上到车里,胡非用手捏住秦楚的双腮,对着路边的街灯,向她的口中望去,白花花的精液仍在她的口中含着。胡非用力地搡了她一下,“嗯,算你乖,好了,咽下去……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

相关文章:

上一篇:穷途末路的挣扎(上) 下一篇:我和女兵的故事


国产视频偷拍a在线观看,国产精品在线手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