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樟树


发布于:2018-10-28来源:



  (一)Grace
  “Hi graceful lady!”
  我正坐在候机厅心不在焉地更新朋友圈,然后就看到这样一条陌生人的验证信息。玩微信以来,我已经记不清每天会收到条多少类似的骚扰信息。
  刚才这位,居然是个无签名、无资料、无照片的三无人员,摆明了心怀不轨。
  也许他此刻就坐在我的周围,一边口歪眼直地盯着我完美的脸蛋儿、丰满的乳房以及窈窕的背影,一边恬不知耻地幻想着跟我来一次419。
  想到这里,我的脸居然有点发烧,还下意识地交叠双腿。
  无耻的男人们!
  我对这样的男人一向都置之不理……
  “不过——,他能一眼识破我的优雅气质,还算是个有眼光的人,暂且加上聊一聊吧。”
  于是我玉指微划,按下确认。
  其实,你知道,这不过是机场里行色匆匆又百无聊赖的一场小游戏,未见得比我平时经常玩的保卫萝卜或宝石迷阵更有趣,只是多了些不可知性而已。
  我不是个无聊寂寞的女人,如果不是赶来机场时被无良司机绕路的愤怒,不是匆匆到达又被告知航班延误的郁闷,如果不是这些日子里发生的那些事,我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当然,我承认,他有个让我颇感兴趣的ID——Beyond。
  (二)Beyond
  “Hi graceful lady!”
  我坐在广州白云机场到市区的空港大巴上,正在兴致勃勃地刷新附近的人。
  几秒钟前有个妩媚的头像吸引了我,于是我跟她打招呼。
  每人都知道夜晚是微信猎艳的良机。
  但不是每人都知道机场是微信猎艳的天堂。
  飞去的人离愁别绪,飞来的人六神无主,出差的人身心疲倦,旅行的人春情漫漫。只要是独自上路,无论哪一种人,哪一种情绪,都无一例外会产生莫名其妙的寂寞或躁动。
  此刻,寂寞的机场之夜,狂欢的舞台缓缓开幕,无数红男绿女期待着激情时刻的来临,只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她的ID是Grace,这里面有两个信息需要注意。
  第一,她是个自认有素质的女人,所以用了英文名。
  第二,她是个自以为优雅的女人,所以用了Grace。
  所以我用“Hi graceful lady!”跟她打招呼。
  不出所料,没过多久,她通过了验证。
  我并没有马上发信息给她,这并不是大咖们常说的欲擒故纵。其实我只是太忙了……因为在跟她打招呼之前和之后,我又各自跟3个人打了招呼。
  废话,当然都是女的……你难道不会设置成“只看女生”吗?
  7个女人当中,有6个加我为好友,成功率83.33%.别忘了,除了把最喜欢的beyond乐队名作为ID这件事还算有点品味之外,我的微信只是个无签名无资料无照片的三无账号,你现在肯承认我的机场天堂理论了吗?
  是的,此时此地,无人不寂寞。
  (三)寂寞
  五分钟过去了,那个Beyond并没有立刻给我发信息。
  奇怪的男人,难道他可以对我朋友圈里那些风情万种又端庄贤淑的自拍照视而不见?
  不可想象!
  从十五岁起我就开始读懂周围男生火辣的眼神,我甚至听到过他们私下里肆无忌惮地讨论我越来越丰满的胸和修长笔直的腿。
  十几年过去,我如今已经不再青春无敌,但哺育baby的经历让我的身材相貌变得更富韵味。
  嗯,现在是我有生以来最具魅力的时候。我敢说,相同年龄段里,我是最出色的那个女人。
  而今天,居然有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在加为好友后不明所以地冷落我!
  我又点击了他的头像——一座晦暗沉寂的欧式古堡,看起来有些神秘。
  当然,这不代表我对这个人感兴趣。
  其实我只是想研究一下,这类有眼不识金镶玉的傻瓜到底有哪些共同特点。
  我发誓,一定会直接把他删掉的,如果我不是一直喜欢Beyond乐队的话……
  嘘,喜欢Beyond这事儿,这些年我都放在心里。我也曾试图效仿周围花儿一样年轻的女子们钟情五月天,但《恋爱ing》之流又怎能比得上深情款款的《喜欢你》?
  我承认,自从那件事以后,我清心寡欲地生活在自己的年代和世界里,有意无意地与别人保持距离。
  但这不代表我寂寞……
  好吧,最多是无聊。
  (四)无聊
  九分钟过去了,我还是没有对Grace开口。
  这次不是太忙,是欲擒故纵。
  我关注一切体育运动,无论是只有美国人才关注的NFL、NHL、MLB,还是巾帼女将王冰玉们出名以前的冰壶。在所有这些冷门项目中,PBR(职业骑牛大赛)是我情有独钟的一项。
  英勇的西部牛仔们用尽浑身解数,在体重700公斤左右的愤怒公牛身上闪展腾挪,坚持8秒钟就算胜利。
  8秒钟过后,裁判会给牛仔和公牛分别打分,牛仔分和公牛分相加总分最高者获胜。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即使你是伟大的J.B.Mauney,如果胯下之物孱弱不堪的话,一样会输掉比赛。与之相应,当你搏斗的对象是Bushwacker或VoodooChild这样的极品牛时,全场观众会为你欢呼雀跃,你体内的肾上腺素像初冬时节的PM2.5一样瞬间爆表,在征服中体验最巅峰的快感。
  骑牛跟骑妞很像,不是吗?
  厌倦了那些手到擒来一拍即合的淫娃荡妇,我喜欢招惹有风格、有味道的女人,在可能充满困难与拒绝的过程中找寻征服的快感。
  那样的刺激会让人上瘾,真的。
  在花掉几分钟时间筛选之后,我选择了Grace.
  她朋友圈里的照片绝大多数都是在一家小服装店里的自拍,衣服各式各样。
  她有个四五岁的孩子,但孩子的父亲从来没在照片里出现过。
  她甚至没有跟亲戚朋友的合影。
  我猜她大概是远嫁他乡,老公因为某种原因不在身边,这家小服装店就是她的营生。
  她用来做头像的那张照片笑得很甜,却充满了落寞的味道。
  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让我有些口渴,尤其是那两条像周一上午时光一样无比漫长的腿。
  她美丽、性感、安静、文艺。
  她也许不是最顶级的Bushwacker,但至少也是Chickenonachain这个级数,9分起。
  也许就在几天后的某个夜晚,我轻轻抚慰她的孤单,缓缓褪去她的衣衫,最后骑在她光滑细嫩的躯体上作乐寻欢。
  ……
  操,谁他妈喊的8秒?
  你才8秒,你们一小区都8秒!
  ……
  别说我很无聊,只怪她太风骚。
  (五)风骚
  这个Beyond一定是个温柔的男人,我肯定,虽然他看起来很风骚。
  他的朋友圈里充斥着细碎凌乱的个人感悟。
  有时候他说:“现代都市的生活太压抑,大家都渴望一些计划外的心跳体验,于是我们开始玩暧昧。不管你是否承认,其实每个人都有个贪杯的灵魂。”
  有时候他说:“太阳在天上放着光辉,我的眼前一片漆黑,空荡的房间里没人作陪,只有去那街头看看姑娘的腿。”
  这些无耻露骨却精致贴切的字句像梅雨季节温润而跳跃的风一样拂过我因等
  待而躁动的心,痒痒的,想挠又不敢用力,生怕坏了这份微妙的惬意。
  “Grace,加了这么久才跟你打招呼,抱歉!”
  这是Beyond对我讲的第一句话,不知为什么,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是很久,你在忙什么?”我问道。
  “忙着从你带给我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他很聪明,每句话都为下一句对白落下伏笔。
  “是吗?干嘛那么震惊?”我如他所愿地问出这个白痴问题,女人永远痴迷于甜言蜜语,只要喂糖豆儿的男人不太讨厌。
  “惊诧于你的美貌和气质,用完美形容你也不为过。”他说话有些拿腔拿调,但却是我欣赏的那一种。
  “是吗,谢谢!”我迅速答复。
  片刻之后,我又觉得这样的回应太官方,或许会打击Beyond的积极性,于是又加上一连串捂着嘴的笑脸。
  是不是很奇怪?
  只要我打开微信,经常会碰到类似的恭维和赞美,“气质”、“性感”、“完美”……
  我以为自己对这些空洞而泛滥的形容词早已免疫,却想不到居然还有人能让它们变得生动起来。
  别问我为什么,女人从来都是相信感觉的动物。
  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不了解他的脾气秉性,甚至看不到他的身材相貌。
  如果说Beyond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那一定是是他看似神秘而不羁的外表下隐藏着的什么东西。也许是对爱的憧憬,也许是对情的执着,剪不断,理还乱。如果非要归纳的话,应该是那种极其吸引我的,致命的温柔。
  (六)温柔
  这个Grace一定是个风骚的女人,我肯定,虽然她看起来很温柔。
  朋友圈里那些充满小资情调的转帖暴露了她的本质。
  性感靓丽的身体加上敏感开放的心思,她是男人心目中当仁不让的性爱对象,一定背着老公犯下许多风流韵事。
  “不用谢,你太客气了,现在讲大实话都能被表扬?”
  我从来都不介意把这些雌性猎物恭维得天造地设天人合一,反正捧上天去都是为了将来压在身下,把那些被糖衣包裹的子弹一发发射到她们的身体里,看着她们在高潮中战栗。
  “你一向都这么油嘴滑舌?”她显然对此很受用。
  “看情况,只有遇到心仪的女人才会这样。”我再加一把火。
  “哼,鬼才信。对了,你要飞去哪里?”
  她进入撒娇的节奏,好兆头。
  我:“我飞来广州,刚下机,你呢?”
  Grace:“哦,我飞厦门,晚点了,讨厌。”
  我:“这么巧,我就是刚才厦门飞过来……你是厦门人?”
  Grace:“不是。你家在厦门?”
  我:“我在广州工作,但经常去厦门出差。”
  Grace:“是吗?”
  我:“随时可能会飞过去,也许下周,也许明天。”
  Grace停顿了一会,又答到:“嗯,我在泉州,离厦门不远。”
  我听到这话不禁心肝微颤,连裤裆都有些发紧。也许她自己还没意识到,但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含蓄的邀约。
  我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又翻开朋友圈,点开一张照片。
  她丰满的乳房在红色紧身T恤里傲然挺立,勾勒出诱人的弧度,只是堪堪越过大腿根的黑色热力短裤里,一双圆润饱满的玲珑玉腿飞流直下,雪白得有些晃眼。
  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这样的人间尤物,我自然也不行,尤其是在尤物主动投怀送抱的时候。
  “其实我一直想去泉州看看。”我把身体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不疾不徐地说。
  “来泉州看什么?”她已经开始挑逗我了。
  “看你,可以么?”男人应该在应该男人的时候男人一点。
  “我有什么好看?”
  “没人跟你说过你称得起泉州一景吗?”
  “呵呵,泉州好看的地方很多,你来了再说吧。”
  “一言为定。”
  “说话算数。”
  ……
  “要起飞了,我得关机。”
  “好,一路平安,到厦门再联系。”
  “嗯。”
  搞定,收工。
  我放下发烫的手机,有些得意地点起一支烟。虽然还没一寝芳泽,但我预感,这头美丽的雌兽逃不出猎人的手心。
  她碰巧在寂寞的时候遇上我,碰巧生活在我的空间范围内,最要命的是,她的自恋和敏感使得她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我这样男人的吸引。她自以为窥视到我放荡面具下如水的温柔,却不知自己快要落入被温柔伪装着的陷阱。
  温柔?
  去他妈温柔。
  我也曾像每一篇言情小说中的男猪脚那样白痴般温柔,事实证明那温柔弱不禁风狗屁不通。
  从那之后我不再奢求心灵的温暖,只要我的鸡巴每天都有个潮湿温和的去处——Grace会是个好去处。
  其实即将发生的一切是她咎由自取,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好奇害死猫。
  (七)好奇害死猫
  通常跟色狼男青年或色狼男中年聊过几句互道再见后,我会很快忘掉这些张三李四或张四李三。
  他们有时会锲而不舍,有时会打破砂锅,有时会信誓旦旦,有时会心急撒泼。
  他们试图用各种手段各种方式觊觎我的身体,在我心里他们无耻下流得连给我提鞋都不配,更别说腰带以下其他的部分。
  有时候我觉得很多男人既幼稚又愚蠢,蠢到以为可以用那些老掉牙的套路博取女人的欢心。
  对于这样的男人,我根本懒得再看再想。
  但Beyond是个例外。
  58分钟的空中飞行,我一秒钟都没有睡着。
  飞机落地,还没等厦航例行的《鼓浪屿之歌》响起,我已经急切的打开手机,开启微信。
  我知道自己期待着什么,可却偏偏不愿意承认。
  “18050807154,小康,专门跑厦门泉州,他在机场外等,你联系他。”Beyond的信息第一个到来。
  我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惊一乍,但嘴角还是忍不住放肆地翘起。
  “对了,钱你不用付,我跟小康很熟,把你的地址告诉他,送你到家门口。”
  还没来得及回复,Beyond又补充道。
  感激、感动、还是感慨?
  机舱门已经打开,乘客们开始推推搡搡地向前涌动。我用双臂把包包夹在胸前,两手紧握着手机,大脑一片空白,被动地在人流中缓缓前行。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我分不清那一刻前后左右紧紧簇拥着我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是已然暌违多年的陌生的幸福感。
  我像个机器人一样木然地走到行李提取处,站在转盘前发呆。
  微信的提示音再次响起,Beyond又发信息来,催促我联系小康,我这才回过神,拨通电话……
  小康是个热情又礼貌的年轻人,他帮我装好行李,提醒我系好安全带。
  我在后排的位置坐稳,有些骄傲地看着窗外出租车站前几百米长的候车队伍。
  车厢里花香浓郁,沁人心脾。
  “小康师傅,你车里怎么这么香啊?”我随口问道。
  “是玉兰花,很香吧”小康没有回头,只是伸手摆弄了一下挂在后视镜上的一个装满花瓣的小网袋,“哦,对了,你给区先生回个信息吧,告诉他你已经上车了。”
  原来他姓区。
  那一瞬间,我对他所有千丝万缕的散碎印象都被具象化到这个“区”字上。
  我没来由地感觉姓区的人会是一副文质彬彬,谦谦君子的模样,那是我脑海中理想男人的气质。
  也许那就是Beyond的形象?
  我知道自己很盲目,但我从来都相信自己的感觉。
  一分钟前还有些虚无缥缈,只存在于网络中的Beyond,现在摇身一变成为了现实中体贴可信的区先生,那感觉让我踏实很多。
  我该不该问他要照片?
  不,别傻了,万一对方不是我想象的样子呢?
  乱了,全乱了。
  我不知该跟他说些什么,只好随口问道:“你喜欢看什么书?”
  “不一定,什么都看一点儿,你呢?”
  “我喜欢看小说,冯唐、石康什么的。”我想了想,又补充道:“最近看了石康的一个短篇,叫《相遇》,你看过吗?”
  “没看过。石康还行,冯唐别看,黄。”他答道。
  “呵呵,那你喜欢谁?”我捂着嘴笑道。
  “王朔。”他的回答干脆利落。
  “哪一部呢?”我又追问。
  “千万别把我当人”
  (八)别把我当人
  通常文艺女青年或文艺女萝莉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会用这部书的名字告诫她们,别那么急着动念想。
  可她们不听,怀着悲天悯人感天动地学习雷锋的伟大情怀,一个个前赴后继飞蛾扑火送货上门,妄图拨云见日拨乱反正剥茧抽丝地攫取我看似强大实则脆弱的心。结果呢,她们的小手连我勃起的鸡巴都握不紧,更别提腰带以上的任何部位了。
  有时候我觉得大多数女人都很傻,傻到相信一见钟情的童话,傻到上完床被我微信拉黑后还念念不忘。
  既然她们如此冥顽不灵执迷不悔,我只有用冷酷的现实来教她们看清楚男人,这是不是也算功德一件?
  Grace也不例外。
  回到家的那天晚上,Grace给我发了一条手机短信,无非是感谢我之类的话,大概是她问小康要了我的号码。
  这是她逐渐信任我的表现。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聊得火热,她半推半就地应付着我时而含蓄时而露骨的挑逗,并自觉主动地告诉我很多关于自己的事。
  她出生在风景秀美的武夷山,大王峰下,九曲溪旁,那些高大茂密的香樟树见证了许多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她是村里的金凤凰,高考上了省城的重点大学,并在大学里遇到了自己未来的丈夫。她毕业后就来到这个隶属泉州的小镇,结婚,生子,有过一段短暂的幸福。孩子出世不久,丈夫就出国淘金,生活从此改变。
  留洋赚钱本是福建沿海地区很多青年人的必然选择,把父母和幼儿留给妻子照顾,数年后衣锦还乡,再寻一门生意,就算不辉煌腾达,也可衣食无忧。她怀着希望左等右等,别人的丈夫寄钱的寄钱,返乡的返乡,自己丈夫却音讯全无。
  没办法,她只有一手含辛茹苦拉扯孩子,一手惨淡经营小服装店赡养公婆,白驹过隙,五年寒暑。
  她说:“我真的好累,想找个肩膀靠一靠。”
  记得那天已经很晚了,我不知道该怎么答她,直到她又发信息说“我真傻,你睡着了吧,晚安”才闭上眼睛松了一口气,然后彻夜难眠地回忆自己背井离乡的那些年,还有远在天边的母亲。
  快天亮的时候,我又翻朋友圈,第一次发觉她眼神里的某些内容,似乎跟她光艳夺目的性感外表一样动人心魄。
  同情?惭愧?我不知道,总之当时的情绪很可怕。
  等第二天睡足吃饱之后,我英明地断定那情绪只是因为极度困倦而产生的幻觉。
  是的,都是幻觉。
  Grace对我来说,只是一头身材相貌还不错的雌性猎物。
  我是喜欢她,我喜欢她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喜欢她挺拔白嫩的大长腿……
  好吧,其实我也喜欢她的名字。
  远芳。
  不过我从来没这么称呼过她,我虽然无耻,但还不至于无耻到眼睁睁看着那些天花乱坠的花言巧语去玷污美好的东西。
  麻痹,我居然用了“美好”这个词??
  算了,不管了,想不了那么多了!
  天时、地利、人和,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我没有告诉Grace,我两天前就来到了厦门,工作的事情已经差不多处理完了。明天,我打算开车几十公里到泉州去享受她美妙的肉体。
  当然,也许不只是这一次,一夜情可以发展到多夜情,出差在外能有个相对稳定的女炮友,何乐而不为?
  羞愧?
  不,绝不。
  我强迫自己压抑下刚才试图愧疚的可笑念头,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添加了一张吉米漫画——向左走,向右走。
  (九)向左走,向右走
  我坐在厦门机场的候机厅,看着他朋友圈里的更新信息,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Beyond在一分钟前发布了一张漫画图片。
  那是《向左走,向右走》里的一幅,男女主人公拖着行李箱,再次擦肩而过。
  他并没有为图片发表任何注解,但我想我明白他的意思。
  广州——厦门,厦门——广州。
  他是在用这种方式来纪念我和他在白云机场擦肩而过的这段缘分。
  是的,我越来越相信自己的感觉。我从一开始相信自己,到后来慢慢开始相信他,相信他对我越来越呼之欲出的好感。
  我对他倾诉了很多,但绝不是全部。
  五年来我看清了一个道理,这世界永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复杂、残酷、冰冷。
  所以尽管我一直起早贪黑,小服装店仍然难以为继。
  所以尽管我曾经以死相抗,还是被那个阴魂不散的流氓最终得逞。
  在这个被百里远近的男人戏称为“寡妇镇”的地方,年轻女人被地痞土豪欺凌玩弄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不足为怪。
  那个流氓做着不小的生意,在他眼里,占有我也是一笔生意。
  我要忍辱负重,白天陪他出入应酬,晚上供他发泄欲望;他每月给我一笔不菲的钱财,供我养活老少三口。
  一星期前在广州,是我第一次陪他到外地谈生意,这个禽兽强迫我用身体贿赂客户。我誓死不从,于是自己跑回家。
  我在自己人生最黑暗的时刻遇到了Beyond,他奇迹般地带给我令人绝望的希望,在我面前本来已经别无选择的不归路上洒下一缕阳光。
  但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昨天那个流氓威胁我说如果明天不飞到广州陪他的话,后果会不堪设想……
  向左走,向右走。
  我微笑着轻拭屏幕,看着漫画中相行渐远的男女,心中默念Beyond的名字。
  钊,谢谢你,对不起,你让我心动,只可惜,我已经没有选择左右的权利。
  一道闪电刺破夜空,汹涌的雨滴噼里啪啦敲打在面向跑道的巨大落地玻璃窗上,彻底模糊了我的视线。
  又是一个无人相拥的冷雨夜。
  (十)冷雨夜
  我躺在厦门某宾馆的大床上,看着她刚刚发给我的信息,心里郁闷地想骂娘。
  在我刚刚兴冲冲地约她明天见面之后,Grace告诉我,她就要乘机离开厦门,马上。
  联系到她今天一整天对我急转直下的冷淡和敷衍,我敏锐的嗅觉和冷静的头脑告诉我,这次狩猎已经失败了。
  当一个女人用鬼都不信的蹩脚谎言欺骗你时,不用再试图争辩或拆穿,因为她已经完全不在乎你了。你能做的,就是转身离开。
  对于我这样的猎艳者来说,失败算不了什么。删掉号码,搜索新猎物,最多加上一个自嘲的苦笑,三分钟后就能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既然无缘,何必留恋?
  我把手机扔到一边,自以为潇洒地点起一支烟。
  第二支。
  第三支。
  当连续第四次点燃香烟时,我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不甘心,我没法控制自己失望的情绪和想要见她的冲动。
  我像曾被自己鄙视过无数次的loser男一样,恶狠狠地抄起手机,激动地发信息给她:“我不信,你是不想见我吧?”
  她发回一张机场的照片,算是回答。
  “你飞去哪里?”我又问。
  “新加坡。”
  “去多久?怎么这么突然?”
  “不一定,可能几个月,也可能更长。去那边探亲。”
  我知道她在撒谎,我熟悉厦门机场的每一个登机口,每一个商店,她刚才发的照片明明是国内航班区域!
  “为什么骗我?”我不想无聊地描述细节,只想搞清楚答案。
  沉默两分钟后,她才说道:“对不起,我们别再联系了。”
  一股莫名澎湃的情绪瞬间淹没我一贯的冷静,也许那是男人的自尊心,也许猎手的好胜心,也许还有别的什么。
  我不再回答她。
  我不想浪费时间。
  Grace是我的。
  我会走近她,见到她,征服她。
  我会极尽贪婪地玩弄她丰美的肉体,以补偿她现在带给我的深深的失落感。
  我会在志得意满酣畅淋漓的发泄后起身离开,留下她一个人体会高潮后无尽的空虚。
  我要跟老天打一个赌,向她证明,一切都是上天注定,就像《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结尾时所说的那样——“It is written”。
  (十一)It is written
  从两年前起,我不再相信奇迹。
  我不再傻傻地幻想丈夫会突然出现,带着这些年积攒下来丰厚的积蓄,一边轻轻抚摸我日渐干枯的长发,一边告诉我从今以后一切有他。
  这世界没有所谓奇迹。
  但是……今天不同。
  广州台风,未达飞行标准,航班取消了。
  半小时前我一边发信息跟beyond诀别,一边心中暗自赌咒。
  如果,我是说如果,风雨这样持续下去,航班取消的话,我就给他,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想见到他,在飞去广州,在抛弃自己之前。
  我想陪他一个晚上,吻他,爱他,把自己献给他,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最后的交代。
  可当愿望真正达成时,我又犹豫了。
  我明白,这最后的温柔和放纵,终究于事无补。
  我没有发信息给他,刻意不想他,不想一切跟奇迹有关的可能性。
  我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任暴雨顷刻间浸透全身,通体冰凉。
  狂风呼啸肆虐,我以为自己就要跌倒在齐踝深的雨洼中。
  可就在那一瞬,我看见了……
  奇迹!
  他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我面前,如神兵天降。
  他跟我想象里一样,稳重儒雅。
  他轻而易举地把我抱起,放进车上。
  他的车里,白玉兰的花香让我沉醉。
  他关上房门,把我紧紧压在墙上。
  他的呼吸急促而沉重,像头压抑已久的野兽。
  他急不可耐地胡乱亲吻着我,从额头到耳朵,从嘴唇到脸颊。我能感觉到一股熊熊燃烧的火焰在他身体里流动,把我雨后微凉的身体烤得火热。我似乎看到他的身影在氤氲中无限扩大,终于把我彻底笼罩在身下。
  坚硬的下体隔着轻薄丝滑的黑色连衣裙,直接把阵阵跳动着的燥热传播到我越来越渴望温暖的最深处。在席卷身心的激情几乎让我开口呻吟时,他终于如我所愿地,褪去我身上最后的遮盖,除了那双黑色细带的高跟鞋。
  我的双腿被他轻易打开,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根灼热的巨物抵达洞口,连根没入。他的阴茎一定粗大得可怕,我几乎能感受到花径内的每一道肉壁褶皱都被扩张到极致。他的每一次冲击都鲁莽而坚定,我不得不用尽全身力气夹紧双腿才能招架这动物般的凶猛。
  没有花俏和温存,他用男人最原始的野性融化了我。激情喷射的那一瞬间,我颤抖着搂紧他的脖子,像个小女孩儿一样忘情欢叫。
  云雨过后,他从洗手间拿来一条浴巾帮我盖上,又吻我的额头。
  我害羞地微闭双眼,透过床边半透明的玻璃看着他正在冲凉的强健身体。
  那一刻,我忘记了一切苦难和烦恼,时隔多年再次大声唱起那首最喜欢的歌——big big world。
  (十二)big big world
  从一年前起,我不再相信爱情。
  我不再奢望有一天在茫茫人海中暮然回首,见到足以相偎终生的灵魂伴侣,从此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这世界没有真正的爱情。
  也许……这次不同。
  就在30秒钟前,Grace扭动着白花花的肉体在我胯下呻吟尖叫,我的猎艳行动又一次成功,但却找不回昔日里征服的快感。
  过去每次事成之后,我都会点起事后烟,一边摩挲她们光滑白皙的身体,一边享受身心满足的舒适感,等待片刻之后再次入港。
  而今天,即使在花洒下反复冲洗了几个来回,却依然内心烦躁。
  我关掉水龙头,正打算把身体擦干去和她梅开二度时,却听到那首熟悉的歌。
  big big world。
  那是我从学生时代就钟爱的歌曲,为了寻找我心中的big big girl,我走南闯北,披星戴月,做了许多自以为惊天动地,实际上傻逼到底的事。
  我从来没想过,在被彻底欺骗和辜负之后,居然还会有人为我再次唱起这首歌。
  Grace的嗓音原本清洌婉转,此时却居然唱出了灵动缥缈的味道。
  那对我而言浪漫致死的一词一句,用不可思议地节奏和方式穿透左右耳膜,款款轻叩着我越来越温暖的心房。
  房间里没开灯,浴室顶灯透过情趣玻璃墙,把洁白柔和的光晕洒在她微微侧转的丰满胴体上。
  她的双乳挺拔着圆润。
  她的双唇微翘着倔强。
  她的双腿交错着诱惑。
  她的双目紧锁着忧伤。
  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前一刻你还以为对你无关紧要的人,下一秒就突然像天注定的唯一一样填满你的心房乃至整个生命。
  引发这奇妙的诱因,也许是一首歌、一阕词,甚至是一句话、一个字。
  只有爱情能创造奇迹。
  我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跌跌撞撞来到床前,低下身子撩起她被汗水伏贴在脸上的凌乱发丝。她睁开眼睛,紧盯我几秒钟,然后带着亦喜亦嗔的俏皮神情,目光虚指我不知何时又重新骄傲挺立的阳物。
  我挺直身子,挑衅式地晃动着下身的凶器。
  她眸子里的戏谑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足以令每个男人心跳过速的娇羞。
  她低垂眼帘,缓缓放松身体,摆出任君品尝的魅惑姿势。
  我再一次毫不犹豫地向她发起冲锋。
  她雪白的大腿白皙修长,百转千回地纠缠着我的身体,像传说中的白蛇,灵动而极具诱惑。
  她的花蕊洞口早已泥泞不堪,两片湿润娇嫩的花瓣盛开绽放。我操持着身下胀得发紫的家伙,用龟头在她阴蒂上下摩擦挑逗,直到她用尽力气勾住我的脖子,双腿一次次地夹紧,试图挺身迎接肉棒的插入。
  我挺着下身,让鸡巴在洞口内外轻微套弄。她终于忍不住对娇喘着求欢,留下我耳朵里的一阵酥痒和潮热。
  我一边含着她鲜艳挺立的乳头,一边趁她把注意力稍微上移的时候,狠狠将肉棒插进她敏感的肉穴中。
  汗水交织着汗水,我每一次不遗余力的撞击,都让她叫得蚀骨销魂。几十次抽插之后,我揽着她大概不到二尺的细腰,把她轻而易举地翻过身来,摆出后入的姿势。
  她还没来得及反抗或赞同,就又一次被粗大的鸡巴瞬间填满身体。我双手扶着她充满弹性的肉感臀部,开始新一轮撞击。
  她的身体大概天生就是为后入式而生的,极致诱惑的小蛮腰摆动得无比妖冶,令她丰乳肥臀的肉感刺激被加倍放大。
  我已经不记得那天用了多久,她一次次在肌肉紧缩中激情而忘情地呼喊,长长的指甲一次次把我的后背抓得生疼,直到最后我们双双筋疲力尽,相拥而卧。
  在快要睡着的时候,我听到她说,喜欢你。
  (十三)喜欢你
  第二天早上,我踏实地枕在他的胳膊上,瞪大眼睛看着他略显英俊的脸,一直到他睁开眼睛。
  一夜荒唐的后果仍然严重,我的双腿和内心一样为这个男人而柔软。
  我奋力攀上他的胸口,把腿搭在他身上,像每一个幸福的小女人一样。
  没等他问起,我就主动把这些年的一切一切都告诉他,几乎毫无保留。
  唯一隐瞒的,是我从少女时代就憧憬着的梦,那个有关香樟树的传说。
  我想和某个人一起,亲手种下两棵香樟树。
  我们终日在树下两厢守望,我为他洗衣做饭生儿育女,他为我遮风避雨顶天立地。
  我希望某日晚归,他会在夜色中为我点亮一盏灯。
  如果可能的话,我还希望在我们中的某一个将要离开时,他能为我念一首小诗,告诉我,这是他亲手所写,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诗。
  ……
  也许我要的不多,也许我要的太多。
  我真的很想把这个梦告诉Beyond。
  可是我知道,当一夜情缘最终消散后,这个梦对我而言,终究太奢侈。而我的往事对他而言,终究太沉重。
  我配不上他。
  算了吧,所有昨天的美好,最后都会变成伤心的往事。
  (十四)往事
  第二天中午,我捧着她未施粉黛的俏脸,盯着她逐渐晦暗的双眼,直到她流着泪跑出门去。
  我猜到她可能会有些伤心的过往和苦衷,却没想到竟如此凄惨。
  Grace改签了下午飞广州的航班,她说,这是她的选择。
  她临别时的眼神里除了伤感和决然,其实还有一丝渴望。
  她等待着我大声对她表白,告诉她不用怕,我养她。
  我恨自己没有足够的勇气。
  我没有告诉她,不久之前或很久之前,我被自己深爱的女人抛弃。一年了,我用自暴自弃式的四处猎艳来掩饰自己不堪的窘境。连最傻的傻逼都知道泡妞专用的胆大心细脸皮厚并不是真正的勇气,而我却一直欺骗自己。
  Grace从来没有真正放弃,我呢?
  我踱到窗前,随手拉开厚厚的遮光帘。
  有谁想到,风暴过后,竟是如此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望着窗外雨后新颜容光焕发的香樟树,嘴里喃喃自语道:“Grace,原来是上天注定让我们在逆境里相遇。”
  (十五)相遇
  “Grace,你有没有看过石康的《相遇》?”
  我正坐在候机厅魂不守舍地更新朋友圈,然后就看到Beyond发来信息。
  “看过。”
  “还记得男主角最后的选择吗?”
  “不记得。”
  “骗人,你不是看过吗?”
  “你才骗人,你不是没看过吗?”
  “你能不能学学《相遇》里的主角?”
  “我学他什么?”
  “你可以不上飞机吗?”
  “现在才求我,不嫌太晚吗?”
  “不,只要有心,一切都不晚。”
  “我们打一个赌。”
  “什么赌?”
  “你能做到的话,我就留下来。五分钟时间,为我们相遇的这段经历,写一首诗。”
  (十六)一首诗
  “Beyond,只剩一分钟了,你专心写诗,不许贫嘴。”
  我坐在厦门高崎机场负一层地库的车上,兴致勃勃地等着Grace开始倒计时。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
  “不算!还有50秒”
  “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40秒”
  “昨天晚上咱们做了几次?”
  “30秒”
  “你儿子多大了?”
  “20秒”
  “我们今年春节去哪里过?”
  “10”
  “Grace,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会因上天注定的某个人而改变。”
  “3——2——1——”
  “好吧,如果我告诉你,从你我相遇的第一天开始,这首诗就一直在我心中,你相信吗?”
  香樟树
  情起云深处,缘悭嗔白鹭。
  俯身饮碧泉,心念香樟树。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


国产视频偷拍a在线观看,国产精品在线手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