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淫荡的女友


发布于:2018-10-28来源:




      送走了王可跟于真,我回到旅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打了个电话,狐朋狗 友们都起来了,一些人在打篮球,只有我那个哥们跟旅馆的老板我的朋友在旅馆 里上网,我到的时候只听到亚灭贴…亚灭贴的日本女优的叫声,想必两个淫货正 在看A 片呢!

  生活是很单调的,有时候能无聊到让人崩溃,也许是精神世界的空虚造成的, 但是精神世界饱满的又有多少呢?

  看到我进来,旅馆的哥们打趣几句就出去了,那是一个很会做人的哥们,很 可惜以后生活的并不幸福,直到现在还是没有解脱心境,结婚前一个星期,她的 新娘悔婚了,原本准备的宴请事宜都基本妥当了,面子问题大大的是个问题,当 然了表面上没有人议论,背地里却是各种猜疑辈出。

  既然写到了这里,我也就不管跑题的问题了,反正又不是要出版,只是写着 解闷,思之所至,手指相随吧!

  旅馆的哥们在三年前就要结婚的时候,她的女友,也可以说是法定的老婆, 就那么突然的宣布不结婚了,当时没有人知道,朋友们都还准备着赴宴掏红包呢, 哥们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心情不好要我陪她喝酒,我说你丫都要结婚了,还有闲 心玩乐?他说结个屁,我在XXX ,你来吧,我请你喝酒,不醉不归。

  哥们在一家KTV ,我去的时候他正左拥右抱的,我有些疑惑,这个哥们一直 对老婆好的不像话的,怎么可能这么做呢?我看到他脸上的落寞隐约明白了些什 么,前些年,他老爸重病,老妈也身体不太好,他都没有这样子过,一定是为了 她女人的事。

  我打发走小姐,换了点能舒缓心情的轻音乐,哥哥们对饮一番,喝酒的过程 中了解到她的女友甚至是老婆只是因为三万块钱的彩礼没有给就把婚退了,确切 的说是要离婚,因为已经登记了,我说不就是钱吗,我有,明天我给你拿来,其 实我心理明白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这个女人的问题。

  第二天我约了那个女人,我现在只能称呼为那个女人,也许她的选择没有错, 只是不道德罢了,我把钱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只是哭,我说他对你不好,她摇头, 女人铁了心比男人狠,哥们拜托我试试看,我已经预料到了结果,但是还是很傻 逼的去试了,结果可想而知。

  哥们其实都知道,女人早在一年前就出轨了,这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事, 没得改变,我温言细语的规劝没有可能让女人对哥们回心转意,最后气愤无奈之 下什么鸡巴风度都没有了,骂她是个婊子,一巴掌之后就走了,我傻逼的可以, 不是我的女人出轨我气愤个球?但是我受不了我的朋友苦闷难受。

  这些都不能解决问题,哥们也没得选择,只能作罢,依着我两腿一蹬拉鸡巴 倒,谁也别好过,哥们却没有做过激的事情,只是后来爹妈都走了,妹妹出嫁了, 他一个人赚钱就嫖娼,说这些小姐比他妈的老婆贴心,我唯有苦笑,给他介绍了 很多的女孩,但是都没有缘分,直到现在都饮鸩止渴的生活着。

  扯远了,只是回忆里有这个很仗义的不错的朋友的出现,使我的思维有些不 受控制,我最看不得自己的亲友过得不好,虽然我也过得不怎么好,但是什么叫 好什么叫不好呢?只是相对而言罢了!

  让我们回到小旅馆的房间,让我们了解一下我跟哥们,王可喜欢的我的哥们 的对话。

  「军哥,听刘哥说昨晚你跟新泡的网友嗨皮的地动山摇的,啥时候给咱介绍 个妞啊!」「他妈的都是扯淡,那个小妞看中你了,怎么样,你玩玩,说好了你 只能玩玩,动了感情你就傻逼了,那妞你玩不转!」「嘿嘿…昨晚喝多了,那妞 什么样我都忘了,要不今晚你再安排一下,我看看好看不!」「斌子,我说你就 那么跟她完活了?他们说什么你也信,我觉得她还是不错的,虽然社会上混,但 是人还是很单纯的,很直爽的一个女孩……」抽着烟,这个话题我觉得我就是傻 逼,然而大多数的人有时候做的事情都是很傻逼的。

  「军哥,不瞒你说,她对我还是挺好的,我也很喜欢她,就是她在哪里上班, 他们都说,我自己觉得也别扭!」斌子那张憨厚的脸让我想捣一拳。

  「哎…什么鸟破事,你自己喜欢就行了,你管他们做什么,你宿舍里那些傻 逼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这你都不懂,能耐让他们去泡一个我看看,算啦,我 不说你,我只跟你说,你自己决定的事情以后不要后悔!」「军哥,别说了,今 晚我请你喝酒,你再给我介绍个不就行了,哥们相信你的眼光!」斌子大咧咧的 说道。

  「兄弟,你饶了我吧,介绍可以,只是给你介绍来解闷的,玩玩败败火就算 了,别较真知道不,那个王可说喜欢你,我肏着的时候还说喜欢你,这样的你就 只能玩玩了!」对话到了这里基本定下了以后的乱七八糟的破事,我是个傻逼, 但是我没得选择,王可是那种很让人抓狂的女人,当然了对我而言,我不喜欢麻 烦,但是不怕麻烦,就这样,晚上斌子就跟王可又睡到了哥们的旅馆里。

  晚上一群人风风火火的找了家餐馆奢侈了一顿,要知道那时候我们都还读书, 都是穷的蛋疼的主,偶然的外财也会马上挥霍了,对于钱总是待到用时方很少。

  斌子虽然没有什么大主意,但是为人比较正直,属于良心大大的那种,看见 路边的骗子乞丐都会掏空口袋的那种,有时候青春的激情无处发泄了,群殴的时 候斌子也是一马当先,对于斌子打架我都发憷,我一直庆幸他跟我是一个阵营的 兄弟,要是跟他干架我还真得自求多福!

  斌子的武力可见其强壮,青春的野火无处发泄,脸上都是痘痘,但是这并无 损他的形象,王可就是喜欢他一脸痘痘精力过剩喝酒爽快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 王可自己说的。

  晚餐结束后,我提议去迪吧嗨皮,王可很乖乖女的说要回学校,要斌子送她, 斌子看向我,我跟他打了一个手势,意识说别忘了我的话,我知道王可不会回学 校的,而是跟斌子去了旅馆。

  那时候的迪吧一般到两三点钟就散场了,男男女女就去了哥们的旅馆,一对 对的都各自找了房间,而我的女友绝对的乖乖女,绝对不会违反学校的纪律,所 以一些活动都是不参与的,即便参与也会到了一定时间就回宿舍,而今晚的情况 我更不能带她去了,毕竟……你们都懂得。

  我来到哥们值班的房间,他本来睡了,被我们折腾起来了,不过他喜欢我们 的折腾,本来几乎空空的旅馆一下子就客满了,打了招呼,他就萎靡的说要睡觉 了,你要是不睡就玩电脑吧!戴上耳机别吵着我!我鄙视了他一下,看来他的女 友折腾的他不轻啊!(就是那个登了记又跟人跑了的女人,人高马大,长得倒是 看过眼,想必性欲很强吧,哥们比较保守,此类事从不参与议论,所以之能猜测 了!)从上述文字中可见,人都是有好奇的心理的,自己哥们的女人的性欲强盛与 否管你个屌事啊,还分析猜测,呵呵…犯贱呐!

  哥们很快就睡了,这时候已经三点了吧,我玩了会红警有点困,正想睡觉, 斌子穿着短裤光着膀子进来了,看样子战事稍停,跟我要了根烟,就笑眯眯的吸 着烟瞅着我。

  「滚一边去,你瞅我看啥呢?你完王可怎么不去迪吧找我们?」「她没回学 校,我本来想打的送她的,她说要走走,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这里!」斌子的表情 很兴奋,想必王可的小身子让他找不着北了!

  其实我什么都明白,我甚至能想象到他们的对话以及表情,我心里没有一点 酸,只是很奇怪的一种害怕。

  斌子说王可睡了,跟我聊了一会,其中他很傻逼的质疑我昨晚是不是睡了王 可,他说王可是处女,肏的时候都出血了。我觉得悲哀,斌子这傻逼被一个刚认 识上床的女人就弄的不信任我这个三年的同学哥们了。

  我很无奈的说那就是处女吧,我想王可肯定很矫情的完成了跟斌子的第一次, 我甚至能想到王可怎么否定跟我同床一夜,风流无限,甚至会拿她的同学于真做 挡箭牌,跟斌子的聊天证实了我的猜想,此刻我又能说什么呢?

  你要是相信她你就算是沦陷了,都说明白了让你玩玩你马上就质疑给你介绍 妞的哥们,可见斌子多么好骗了吧?

  抽了几根烟,扯了一会淡,斌子回房了,我上个厕所准备睡觉,回来的时候 隐约的听到了王可的淫叫,想想昨晚还在我怀里婉转承欢,今夜又跟我哥们奸情 火热,真真是让人感慨,那一刻我想起了当时的女友,那是她那么单纯,那么羞 涩,拉拉手就会脸红,遗憾的是毕业之后我比较没有出息,不是她想像的那样成 为一个教师,而等她毕业之后努力之下成了教师,生活的理念存在了很大的差距, 我不愿意受束缚,她希望安定,就这样的曾准备共度一生的恋人成为了陌路,当 然其中也有我的荒唐是不可调和的,这是另外的故事了。

  也许年纪大了?总是喜欢走神,就连码字也是总跑题,由此可见我不是一个 长性的人,喜欢跟着感觉走,让大家失望了吧?呵呵,也或许没有人关注这些文 字,只是我自恋的缩影罢了!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斌子叫醒我,睁开眼看到满脸痘痘的斌子 兴奋的表情我有点想一脚把他踢开。稍作洗漱,跟斌子坐在小餐馆里喝酒的时候, 斌子告诉我说王可多么多么好什么的,让我兴致全无。

  我很想加点颜色把回忆叙述的形象一些,但是我做不到,只能流水账的记载 一下了,斌子告诉我那一夜,她们做了七次,说到了第七次的时候只有射精的动 作而没有了射精的内容,完事了送王可回学校,王可给了斌子几百块钱,这让我 好奇不解,事后我也明白了,这都是王可的小手段罢了。

  那晚吃饭的时候斌子结账,钱刚刚好够消费的,斌子的家境不怎么好,父亲 去世,母亲务农,跟那个在KTV 的女孩好的时候也是那个女孩接济养活着他,但 是这并不能抹杀他的形象,我一直说斌子吃软饭里最黑的,斌子并不介意这些, 他是那种对金钱似乎不怎么在乎的,很大咧咧的人,有钱可以一掷千金,没钱可 以白开水啃馒头。

  其实当斌子跟我说一夜做了七次的时候没有震惊,我跟他无所不谈,斌子的 身体素质很好,可谓精装猛男,在对女人性事上我比不了他,他的狂野在打架的 时候就体现的淋漓尽致,何况在床上征战?

  而我疑惑的是王可的不足150CM 的小身子怎么能承受呢?这个有着可爱面容 却内在淫荡荒唐的女孩是什么基因构成的?两天十二次性爱,想必都勇猛的可以, 而之前跟我交媾的时候就阴道出血了,以至于跟斌子同床的时候成了处女!?

  这莫非也是她的心计?

  如果这是她故意的设计,或者说偶然的巧合让她利用了,那么这个女孩也是 可怕的,正因为有了插入后带出的血迹,在斌子眼里我成了一个说话打折扣的人, 而我之前跟王可的一夜在斌子眼里成了我的想象。

  这样的事情没得说,越说越扯鸡巴蛋,斌子自打跟王可好了之后,我的话已 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在他的耳朵里都成了嫉妒或者不怀好意。

  我跟斌子的信任没有了,有的是隔阂与尴尬,我是个执念很重的人,所谓的 洒脱只是无可奈何的掩饰罢了,直到毕业,斌子也没有回家乡发展,而留在了就 读的也就是我所在的城市,为了王可,虽然我们还是朋友,只是因为王可的关系, 我刻意的回避了许多王可在场的聚会。

  我因为本地的原因,跟许多的小混混都比较熟悉,我熟悉了斌子也就熟悉了, 成了狐朋狗友,跟他们玩只能玩,别的不要想去合作,他们都是惹事的祖宗,可 是又不能打,所以斌子成了战神一样的存在,斌子可以一个人放倒四五个小混混 吧,当然了斌子是练过的,小混混是没有练过的。

  王可是个很疯狂的女孩,对于一切似乎都充满了好奇,这段时间里,她缠着 斌子去酒吧区迪吧去一切可以玩乐疯狂的地方,而王可很快的跟那些小混混都熟 悉了,小混混嗑药,她也嗑,小混混打架她也跟着凑热闹,斌子为此进了好几次 派出所,所幸我跟斌子的师姐的叔叔是公安局的副局长,这个副局长很给我师姐 他侄女面子,都说服教育之后不了了之,毕竟没有什么大的伤害存在么!

  类似这样的场合我都回避了,一般听到王可在场我都借口推辞了,怕,也不 是怕,我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如果王可发疯,我绝对相信,因为那段时间王可嗑 药神志不清可以说。更多的是我很实在正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那时候我不喜欢就不会去敷衍,讨厌了看一眼就烦,何况王可是我最讨厌的了, 之前床上的交媾都成了一种很隐晦的耻辱。

  小混混的朋友基本都是小混混,我也是个小混混,所以消息是相通的,今天 王五跟我说,肏,斌哥泡的那个萝莉妹真带劲,够骚够味…明天贾六跟我说,那 小骚货磕了药爱谁谁,前后都能走…后天王八说了,我操,那小妞我们五六个人 弄了一晚上,第二天照样上课,真鸡巴……小混混的义气都是扯淡的,进了局子什么都会交代出来,跟斌子的交情也就 是酒肉胡天海地的,我也是一样,可是斌子跟我不一样,他很实在,这是一个很 好的品性,但是万物万事过犹不及,实在也是一样的,当斌子把那些混混当哥们 的时候,其实那些混混只是把斌子当做凯子,朋友妻不可欺这句话不存在于小混 混的字典里。

  而斌子就属于,他的女人出轨偷情他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的那种人,不像我, 我多疑敏感,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性格让我时刻都警醒,或者说很变态吧,但是 这种性格很难改变,所以我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甚至在没有发生前我就能感觉 到,只是感觉到也无可奈何罢了。

  王可放纵的那段时间,对斌子说是要好好的学习,不能经常跟他在一起了, 而转身就跟那些小混混打成了一片,城市就是那么大,在我的刻意回避下还是会 偶然的遇到,王可没有那种偷情被撞破的尴尬,或许有掩饰的好?这个我就无从 得知了,然而悲哀的是那个时候我的话对于斌子而言已经没有可信度,所以我转 身离开,眼不见心不烦,然后沉默,只希望有个合适的机会让斌子了解到真实的 情况。

  一次同学碰见喝酒闲聊,一个同学对斌子说你不会真的想把王可娶回家吧?

  年龄的差距不说,光是个子就是个问题,基因遗传是有科学根据的,斌子只 是打个哈哈,但是我知道斌子真的存了娶她的念头,我真的怕他的这个念头,因 为斌子工作的所得都没有给他的寡母我的干娘,而是给了王可这个还在读书已经 十八岁的女孩。

  王可很疯狂,很会挥霍,有时候斌子会跟她吵架,责备她买些莫名其妙的没 有用还很贵的东西,王可往往会把东西摔了砸碎毁灭掉,然后说不用你花钱,我 自己买,事实上王可有钱,她那个开按摩院的母亲很能赚钱,但是供应她还是有 个度的,小钱不断吧,斌子很会赚钱,赚的钱都交给了王可,每次用钱的时候都 是跟王可要,有时候王可已经把钱透支了,当斌子用钱的时候拿不出来的时候斌 子也质疑钱做了什么就花没了,但是王可总是否认钱没有了,而是想尽办法去筹 借。

  当跟我借钱的时候我很干脆的回答没有,我不是那种妇人之仁的人,我不会 因为怕斌子知道了伤心或者什么的就借给了她,然后让她用我的钱去欺瞒斌子, 但是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多次的拒绝之后,有那么一次斌子的母亲,我的干娘从 山上摔着了,脖子肩膀什么的受了伤,需要住院,当时估计王可又把钱透支了, 而斌子拿不出钱来的时候,都没有跟我开口,王可这个女人开口了,说什么炒股 被套,怕斌子知道了生气,而现在斌子的母亲受伤住院,需要用钱。

  如果是斌子开口,或者斌子不开口,我知道了这件事也一定会帮忙的,斌子 还不还钱我不在乎,因为斌子也会同样对我的,就算有了王可的存在,这点我坚 信。

  对我而言,让我郁闷的是王可开口了,跟我借钱填补她花销的无几窟窿,还 是瞒着斌子,这让我难以接受,我无奈之下只好借了,不过我没有把钱交给王可, 而是电话打给了斌子,问干妈住院需不需要钱?斌子说不用,他有,说王可会带 着钱去干娘所在的医院的,我说王可来我这里借钱了,我还以为……话点到为止,我带钱去往干娘所在城市的医院,把钱交给了斌子,没有心情 说其他的,五十多岁的人了,一不小心从山上滚下来,幸好没有伤的很厉害。而 这件事让王可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我,我的不配合让她在斌子面前没法交代。

  斌子是个好男人,比我好,我一直想谁跟了他,那个女人一定很幸福,然而 事与愿违,斌子是不幸的,可是这能怪谁呢?只能怪他自己了,这件事情我不知 道王可怎么处理的,反正她跟斌子还是在一起,而斌子似乎也没有放在心上,当 时我那个郁闷啊,斌子你个傻逼大潮屌,活该付出无回报。

  人真的很奇怪,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斌子什么心理,看来像我这样的自私人永 远不会了解斌子那种没有原则的重情义,后来他似乎也知道王可的一些事情,但 是很无奈的是还是没有分手,继续维持现状。

  也许斌子是那种不愿意打破现状的人,也许他太执着了,重情义不是要当傻 逼,我那时候看到他就反感。

  叙述到这里没有一点的情色,我很无奈,真的不知道怎么插入情节,他们肏 屄我不在边上看着,其淫乱可以想象,但是没有叙述的必要么,然而也就没有了 吸引人的地方。

  这是一个无奈的问题。
      回忆到这里基本就是回忆了,没有多余的记述,没有色情,只有一种无奈, 是谁的错呢?我嘛?斌子错了?王可?只能说一切都是注定的,天意吧,或者性 格有关,王可这样的女孩在我身上不会占到便宜,因为我比她更坏更多疑。

  其实本意是写一下这个女孩,作为对青春时的一种缅怀,但是写着写着就有 些欲罢不能的感觉,已经不是一种写色文回忆的冲动了,而是成了一种对人事无 力的阐述了,我有些厌倦了,我知道没有人会对这种文字感兴趣,因为写的已经 反感了。

  那么就让我们结束他吧,省的费神费力还没有意义的继续!

  让回忆的门打开,让尘封岁月的片段解释生活的荒唐。

  那是一个夏天,斌子回到老家有些业务要做,我帮几个小混混办了一点事, 要请我喝酒,其实我不想去的,毕竟毕业了,不是上学时那么无所顾忌了,再说 女友很不满我的现状,认我不去考取教师就是不务正业,可是我所学的都还给了 这个三流的学校,我拿什么教书育人?所以我很反感教师,虽然我学的是教育, 我可不想做一个流氓教师,毕竟那只是小说里的内容,做事要负责是家父的教导 我一刻不敢忘!

  扯远了,那年夏天的某日,小混混请我去迪吧,就是很低级的那种,现在觉 得真的很低级,乌烟瘴气的而且基本迪吧都是地下室里,阴气重,常去不好,这 都是现在的结论!小混混不知道是不是发了财,点了两瓶芝华士,两个红酒,两 打啤酒,一群人就开始造了,掷骰子的,欣赏表演的,搂着女孩上下其手的,我 收拾一下纷乱的心情,跟几个小混混拼酒,虽然不愿,既然来了就不好再别扭了。

  演出的时间结束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那时候我的酒量还是很有些百无禁 忌的味道的,基本什么都能来点,圈子里的人还是比较认可的,不过现在不行了, 糟蹋坏了都。

  小混混们都去舞池嗨皮去了,他们这一伙在这个迪吧还是很嚣张的,排开拥 挤的人群,在舞池里晃动着多余的激情,混混头问我要不要去,坐在这里喝酒也 怪无聊的就去了舞池边跟着节奏摇头晃脑,一活动,就有些头晕,膀胱也有些涨 得慌,我这个人喝酒上厕所比较慢,有时候喝啤酒,同时喝的人可能去了两三次 我都一次没有去,这时候觉得有些憋不住了,就直奔厕所了。

  奔进厕所就听到女人的呻吟,男人的秽语,顾不得那么多,先解决三急吧, 一同排泄没有打断厕所隔间里的动静,依然故我的持续着。我出去洗了吧脸,头 脑稍微的清醒了一下,回忆刚才尿尿时听到的呻吟声,似乎有些耳熟,不由的就 又走进了厕所。

  「你坏死了,刚才都来人了,叫你停一下你也不停!」「你还不是浪叫个不 停,小骚货,还真有味,今年多大了?」「啊!不得劲,又出来了,你管我多大 呢?」「来,我抱着你肏,你这小身子抱着肏正好!」我抽着烟,隐约觉得这个 在男厕里胡搞的女孩是谁了,我多少有些佩服这对淫贱货,再怎么样毕竟是公众 场合,在厕所里进进出出的人很多,就这么搞起来还真他娘的有激情,为了证实 我的猜测,我决定在厕所里等他们出来看着究竟证实一下。

  期间来来往往的很多人进去来洗手间,基本上都是些好孩子,有那么几个小 混混敲了一下那个隔间,也就调戏两句就离开了,等了有五六分钟的样子,那个 男人完事了,让女人给他舔鸡巴,没有听到女人的回答,想必是照做了,等会听 见女人说让男人先出去看一下,接着开门的声音,男人看了下就说没人,快出来 吧!

  我所在的隔间的门锁坏了,门虚掩着,从门缝里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子从厕所 隔间探头探脑的出来,然后快步上向门口走去,挽着那个男人的胳膊离开男厕。

  是王可!证实了我的猜测,我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这屄还真他娘的浪,都 整到厕所里来了,真他娘的为斌子感到可耻与不值。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没有了玩乐的性质了,突然间就有些厌倦了这个环境,我想起不在我身边的 女友,很想,但是不在身边,跟混混们打个招呼,我离开了迪吧。离开前我看到 王可跟三四个有些面熟的混混搞在一起热舞,要不是我刻意的观察还真看不到, 混混们上下其手,有个从背后揽着王可摸她的奶子,有个混混正面想亲王可,王 可躲开了,混混就把手伸向他的屁股。

  直到又过了半年,王可跟斌子的一些朋友借钱,因为斌子的人缘好,所以多 数都借给了王可,只是时间长了不见斌子还钱就有那么几个忘了王可的叮嘱去跟 斌子要钱。这么一来斌子才知道王可背着他借了不少朋友的钱,斌子气的无可奈 何,跟我这里借酒消愁,问我怎么办?我说你他娘的凉拌。

  后来斌子在我这里喝酒多了回去就问王可借钱干什么,王可说了一些乱七八 糟的理由,但是此时斌子已经不再相信了,然而这两年斌子赚的钱基本都挥霍了, 还被王可弄得欠了一屁股的债,而王可借钱的原因让人匪夷所思,竟然是在学校 里交了个比她小的嫩嫩的男孩,我勒个去,我差点吐血。

  斌子把那个男孩大了一顿,男孩叫嚣着要找人对付斌子,而王可知道斌子打 了男孩之后还跟斌子理论,最后是一场让斌子彻底死心的谩骂。

  斌子回了家乡,离开了我所在的城市,他心情很是郁闷了一段时间,那一段 也是风花雪月的寻求慰藉,直到去年才找了一个当教师的个子高高的女孩结了婚, 想必这也是斌子心理的暗示吧,怎么也要找一个比王可个子高的女人,窥视了斌 子的心理我觉得有些好笑,我觉得反而是找个比王可还矮的女孩不容易!

  至于王可,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如果有兄弟们感兴趣,我或者可以把所见 所闻加以润色以飨诸位,不过那就不是我个人的回忆了。

  后记另外,王可的同学于真这里说一下,我没有接受王可的安排,我拒绝了,虽 然日后跟于真上了床,但是那是我自己做的,我没有把交易用在泡妞身上,那时 候王可跟于真成了死对头可以说,于真这个真单纯的女孩差点被王可给卖了,而 我意外的让于真躲过了一场不堪言的场景,女孩因为感激主动献身的。

  我不知道朋友们有没有兴趣,如果对这个腹黑女感兴趣,我可以继续回忆一 下她后来的经历,没有兴趣我就在这里做个简单的介绍完活!

  王可跟我的哥们好了两年,这两年间给我的哥们戴了有三四十顶绿帽子,我 说过,我哥们是个重感情有情义很大喇喇的男孩,单纯的有点傻,而王可的心机 很显然不是我哥们能对付的,在后来忍无可忍的时候让哥们看到了残忍的一幕也 就死心了,而我成了王可的眼中钉,但是无所谓,她伤害不了我,她认识的人上 过她的人除了我的哥们又有谁真心的待她呢?

  再后来就更加的疏远了,只是偶尔从一些狐朋狗友那里听到些消息,最近听 说这个小萝莉女孩继承了她母亲的职业生涯,回到家乡后就经营起那家按摩院, 从事色情生意。

  到了这里不得不感慨,很有种无语的感觉,人的选择有很多,但是有时候又 没得选择,也许上天已经安排好了的,到了这里我更加对写时间简史的那个牛人 致敬,看不懂但是能多少的体会一些,如果把空间重置,把时间地点人物进行一 次重新的连接是不是会是另一种情形呢?这是一个问题!

  【全文完】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乐都城LDC693.com 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

相关文章:

上一篇:张无忌与黄衫女 下一篇:性交淫姐


国产视频偷拍a在线观看,国产精品在线手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