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大妈


发布于:2018-10-28来源:


 张楚赶到办公室时,办公室里就小王一个人在,他两天前才从海南学习回来。张楚见到他,就跟他聊海南的鸡窝和椰树林。小王是长春人,与南方人的气息有点不太合,加上他的皮肤有些糙黑,人又不太活泼,三十二岁了,还没搞上对象,最近处里一位上海老大妈在给他物色对象。说是物色,其实是给小王硬性指标,好说歹说,非要小王接受不可。女的在农业处,江苏常州人,比小王还大两岁。张楚和小王才谈了几句,上海老大妈进来了。她见到张楚,就跟张楚说那个女的有多好,会做事,会关心人,人老实,心眼好,长得又漂亮,小王找到她是大福气等等一大堆贴光描彩的话。张楚知道这是老大妈在给小王灌晕汤。但他又不便说什么,就说要去见处长,然后出门往处长办公室去。张楚经过陈女仕的办公室时,见陈女仕在,张楚就进去跟陈女仕打个招呼。
  陈女仕见到张楚,心里有些不高兴,回来竟没有给她一个电话。她问张楚什么时候回来的,张楚说是昨天。陈女仕就小着声问,回来干嘛不告诉我?张楚说,为什么要告诉你?
  陈女仕一听张楚还说这话,更加来了气,连对张楚说了两声,滚出去!滚出去!张楚笑着说,滚就滚。人却走到陈女仕办公桌子旁边,两眼盯着陈女仕的胸脯,假装一付色迷迷的样子。陈女仕看到张楚这个样子,心里气也就消了,但还是拿起桌上的一块抹布,假装掸桌子上的灰,向张楚身上抽过去。张楚也不避让,由陈女仕抽到身上,然后喊给抽疼了。陈女仕笑着说,你活该。张楚突然想起他同学爱人的事,这事让陈女仕去办最有把握,就说,我去处长那里,等会儿过来。
  张楚去处长办公室见处长,跟处长只侃了两句话就出来了。张楚和普通同事在一块儿很能侃,但和当官的侃,却侃不出个水路旱地来,都是三言两句的话就完事了。
  张楚回到陈女仕办公室后,就把他同学爱人的事说给陈女仕听。陈女仕听出是他同学爱人的事,就一口回绝。张楚再怎么说,陈女仕就是不答应,张楚有些不高兴。他起来准备走时,陈女仕对张楚说,下班再说。
  张楚回到办公室,见上海老大妈还在,就有些烦她。老大妈坐在张楚的椅子上,见张楚回来了,就站起来,要让张楚坐。张楚上去按住她的身子,让她继续坐下来对小王宣传,自己站着靠在办公桌子上,也听她讲。但张楚听了两句后,就有些不耐烦了。他就问老大妈的女儿现在怎么样了。上海老大妈最怕人提她女儿。她女儿读研究生时,爱上了自己的导师,硬是把人家一个好端端的家庭给折散了。可她女儿和老教授结婚仅三个月,就提出来要离婚。老教授不同意。她女儿告上法庭,说老教授阳痿。老教授被她这么一羞辱,气得当庭晕了过去。上海老大妈听到张楚问这话,脸上立即就有些不快,站起来推说有事就走了。
  上海老大妈走后,张楚坐下来,看看表,快九点了,心想小许快要起床了。他想到这里时,心里跟着就郁闷起来,而且郁闷得心口都像有些疼。他走时叫小许再睡一会儿,等机关住宅楼里大家都去上班了,她再起床走。小许就说九点钟起床去上班。他临走时坐到小许身边,心里不知道挣扎了多少次,才出门去上班。
  他心里这刻念着小许,心情就没法安宁下来。他拿起电话,给诗芸挂过去。他想诗芸,也想知道诗茗什么时候回来。电话接通后,那头答话的是诗茗。诗茗说,她买了晚上的火车票,明天上午到南京。张楚听了心里一阵高兴。诗茗把电话给诗芸时,张楚突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好象有了诗茗,一切就都有了。等到诗芸跟他讲话时,他才发现讲话的这个人才是自己爱得最深的人。他问诗芸,你什么时候回来?诗芸说,你才离开我两天,就这么想了?张楚说,我等不了那么多天。诗芸说,我尽快早点回去。然后两个人在电话里又聊了几句小孩的话,才挂了电话。
  张楚挂了电话后,看看时间,也才九点多一点。他想小许肯定还没有来上班。他心里尽管这样想但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他就去小许的办公室看看。当他推开小许的办公室门时,小许已经在办公室里了。他心里跟着就跳荡起来。他走过去假装跟小许打招乎,小许问了他一声什么时候回来的,就坐下来在桌子上东翻翻西翻翻找东西,有些慌乱的样子。张楚注意看了一眼小许的脸色,似乎还有些羞涩的潮红。张楚觉得自己在这里,小许反而会有些不自在,他自己cangshu728也不自在。他就跟陈女仕说了一句话,然后走了出去。
  张楚回到办公室,坐下来后心里感到很憋。桌上放着几份材料,他眼睛看在上面,心里却在想小许。象是某个东西在惩罚他逼迫他想念似的,并且往特别细微的地方想。他这样想时,阳具在下面跟着就硬了起来。他觉得这个阳具有点恬不知耻,什么时候都在妄想。他这样想时,心思就到了诗茗身上。他有很长时间不跟诗茗做爱了,诗茗温暖的身体,那些快乐的小手,那些快乐的抚摸,这刻让他很渴望。他渴望这些时,阳具在他的衣服里竟跳动起来,象擂鼓似的跳动着,跳得他心更乱。他想,明天上午不来上班了,诗茗下了火车肯定会去家里,我就在家里等诗茗,等诗茗的拥抱,等诗茗的亲吻,等诗茗的一切。
  他想到这里时,突然想到陈女仕刚才约了他。陈女仕每次都是把他往心窝里捺,抚摸它,缭绕它,那些感觉美妙极了。他有很长时间没有得到陈女仕的爱抚了,她的胸脯,她的乳房……张楚想到陈女仕的身体时,眼前又浮现出小许的嫩红细小的阴部,两片薄薄的小唇边隐在一片绒绒的阴毛里面,香艳闪亮。张楚想,什么时候要了小许。
  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小王坐在桌前在认真地翻阅文件。张楚却没有一点心情去看那些枯燥的文件。他起身到柜子里翻出一本尼采的《查拉斯图拉如斯说》。这本书张楚读过几遍,可张楚觉得这本书越读越难懂。他随手翻到一章,“老妇与少妇”。当查拉斯图拉对女人还在困惑的时候,一个老妇人对查拉斯图拉说,“你想去女人那里吗?别忘了带上你的鞭子”。张楚读到这里后就有些不明白,老妇人要查拉斯图带的是什么鞭子?尼采写《查拉斯图拉如斯说》时曾经多次去剧院听比才的“卡门”。卡门引诱荷西,荷西爱上了她却没有能够征服她,最后竟杀了她。张楚觉得尼采从卡门那里可能得到一些启发,这个鞭子,应该是指男人的阳具。荷西没有一个有力的阳具,所以他没有能够征服卡门。老妇人或者就是卡门。卡门说,来我这里,你带来阳具了吗?
  总算熬到了吃饭时间。吃过饭,处里人大都到活动室打牌下棋去了,办公室里小王自然也去了。张楚因昨晚没睡好,这会儿就有些困。他正要关上门睡午觉,却见小许从楼梯口上来了,他就站在门口跟小许打了一声招呼。小许上来就直接走进张楚的办公室。小许一进来,张楚立即把门关上,把她拥进怀里。小许被张楚这么一搂,心里很乱,犹豫着问张楚晚上去哪儿。张楚听小许问这话,心里很矛盾,他很想和小许在一起,但陈女仕已经约了她。
  他只好告诉小许,晚上要去同学那里,有点事。小许说,你把我心都搅乱了。张楚什么也没说,他摸摸小许的脸,又伸进衣服摸摸小许的奶子,然后才让小许走。
  下班前,陈女仕跟他约好了七点半钟在夫子庙玫瑰酒吧见。玫瑰酒吧在夫子庙文德桥畔。文德桥是秦淮河上一座名桥,北联夫子庙,南接石坝街,东临泮池,农历十一月十五日之夜,桥两边水中各映半个月亮,是金陵一大奇景。张楚下班后赶到玫瑰酒吧,进去后坐下来一看,心里想,陈女仕真会找地方。酒吧里窗户玻璃颜色很深,轻纱垂窗,光线较暗,透过薄纱往外看,魁光阁的飞檐翘角,半月池的精镂照壁,得月台的雕甍绣槛,秦淮河两岸的河房水廊,还有泮池水面上的仿古画舫,像一派蔷薇色的梦筑在外面,很入眼,真如闻一多所说的,看夫子庙风景,尤如看“沐罢的美人在玻璃窗后晾发一般”。张楚这样想时,陈女仕已走进来了。她一进来,就坐到张楚身边,抱住张楚,吻张楚。张楚摸了一下陈女仕的脸,陈女仕就更加靠紧了张楚坐。酒吧的座位靠背很高,前后两边坐着的人都相互看不见,就是站起来看,幽暗的光线下也看得不甚明白。所以,陈女仕在张楚身上就能放得开手。轻缓细细的音乐,像吐梦一般地在酒吧里飘,很迷人心。
  张楚按了一下桌边上的按钮,一位小姐走过来问张楚要点什么,张楚就跟她要了两杯果子露。饮料送上来后,张楚小着声问陈女仕,我说的那个事你答应不答应?陈女仕不理他,就在张楚的耳边说,想死你了。说着,就把手伸进张楚的衣服里。张楚阻止住她的手,问她帮不帮忙。陈女仕一边往里抚摸张楚,一边问,你同学的爱人漂亮吗?张楚听了觉得有些好笑,说,你想得真多,我跟我那同学平时几乎不来往,他有事才找我的,我见过他老婆也就三四次。陈女仕听张楚这样解释,笑着说,其实我是逗你的,你既跟我说了,我想你也不会有那个意思。我已经跟社会处的人打过招呼了,他们那里要一个打字员,是付处长要,以后的事情你可别怪我。张楚说,你原来故意难难我,我刚才还在想怎么说服你呢,现在应该谢你了。陈女仕立即拍了拍张楚的脸,说,想谢我就爱我,我难你也是想讨好你,更想讨好它。陈女仕说这话时,笑着用手揉了一下张楚的阳具。张楚就把手伸进陈女仕的胸脯里,捏住陈女仕的奶子,轻轻地揉捏。过了一会儿,陈女仕对张楚说,我今天不能陪你了,临下班时,家里人让我早点回去。
  张楚听陈女仕说要走,就想逗她。他附到陈女仕耳边,小声问,回去跟你老公操?陈女仕说,嗯。张楚说,你在下面嗲?嗯。你老公破了你大叫?嗯。张楚听陈女仕一连声说嗯,竟有些生气了,伸出手在陈女仕下面狠抓了一把。陈女仕却伏在张楚的肩上没有反应。
  张楚有些奇怪,捧起陈女仕的脸,一摸,竟全是泪。张楚有些愕然。他想,他的话不会引起陈女仕伤心。他搂住陈女仕,问,你怎么了?陈女仕却紧紧地拥住张楚,什么也不说。过了一会儿,陈女仕看看时间到了她该走了,就放开张楚站起来。张楚却象是有些不尽意似的,不愿起来,陈女仕上去拉他站起来,然后两个人挨着一起走出门。在门口,张楚心里还有些犯糊涂,就上去抱住陈女仕,说,对不起。陈女仕说,不关你的事。但张楚还是不能释然,脸色阴阴的。陈女仕就亲了一口张楚,小着声说,别犯傻了,你陈姐就喜欢你,跟你在一起,就想让你操个够。
  陈女仕走后,张楚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回家?家里就他一个人,冷寂寂的,他不能忍受。他这刻心里很后悔觉得他应该约了小许。去同学朋友家?他不习惯突然打搅别人。他顺着夫子庙的路往前面走,不知不觉上了文德桥。他倚在桥上,望着泮池里光怪陆离的水波,心里面竟有种从未有过的失落和空虚感。
  突然,他肩上被人拍了一下。张楚回头一看,竟是陈女仕。他心里一阵高兴但又有些疑惑,立即拉住陈女仕的手问,你不是说回家的?怎么还没走?陈女仕上来搂住张楚,说,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走了,又回来看看你。
  张楚听了这话,眼里突然涌出了泪水。陈女仕在他心中并没有位置,他每次和陈女仕在一起,回去后总有些惭愧,甚至还生出一些落寞感,但陈女仕却这样念着他,让他心里一下子难过起来。他把手伸在陈女仕的脸上揉揉,心想,以后要好好用心待她。陈女仕搂了他一会儿,说,你回去吧,我必须走了。
  陈女仕要走时,张楚上去又抱了一下陈女仕,还吻了她,然后推陈女仕走,说自己再转一会儿就走。陈女仕走后,张楚心里比刚才还要空寂。他走下文德桥,上钞库街,然后到石坝街往里走,走不了多远,就看到了一幢明代青砖板式小楼。张楚站在楼前,竟有些踌躇,他到这里干什么?这是一座烟花窟,这是媚香楼,一代秦淮名妓李香君曾在这里住过,只是,昔日红裳翠袖偎伴笙歌的风流繁华早已不复存在了,栏杆和廊檐,在依稀的灯光里,能看得出到处是风蚀雨锈的痕迹。男人们曾把大把的钱在这里挥霍,金尽床头,卖房卖地,只求得能和妓女度过一个良辰美宵,为阳具买得一欢。张楚这样想着时,象走进了一个迷宫,找不到自己的出路。他甚至有些后悔,他昨晚怎么就没有要了小许,让小许煎熬,让自己煎熬。什么肉体灵魂,肉体是活着的存在,灵魂是死后的存在。活着就要有体现。眼睛是用来看的,耳朵是用来听的,嘴巴是用来吃喝的,阳具就是用来操女人的,它们都是肉体的一部分,不应该在对待上还有区别。既然要求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嘴巴吃遍五湖四海,那么阳具要操更多的女人又有什么不对?对它讲道德讲修行还把它与灵魂联系起来有何道理?
  怎么灵魂不与眼睛、鼻子、耳朵、嘴巴甚至肛门联系起来的?“亚当”坚熬住欲念就是大男人了,那一个男的从四十八层楼上跳下来摔死了就更是大男人了?张楚突然觉得这一切太谬误了。活着,套用一句笛卡尔的话,对眼睛,就是我看故我在,对耳朵,就是我听故我在,对嘴巴,就是我吃故我在,对阳具,就是我操故我在。真理,绝对的存在真理。
  张楚想到这里时,心里就更加生出一些对小许的歉疚感。他们两人一直爱着,彼此坦诚布公,没有一点隔阂。他想,也许小许今晚会住在单身宿舍楼里,她应该想到他心里恋着她。他今天在办公室里曾对她说过,他想要她。她这一刻说不定就在机关宿舍里等他。张楚想到这里时,立即转过身,走到大马路上,拦了一辆的士,往机关单身宿舍赶去。他坐在车上,他想,他进去后要抱住她,告诉她,昨晚都是错的,他现在要她,他爱她……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

相关文章:

上一篇:熟女师娘 下一篇:喜欢夫人的老爷


国产视频偷拍a在线观看,国产精品在线手机视频